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拒绝惯性生活,发现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之物|周末读诗

原标题:拒绝惯性生活,发现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周末读诗

作者|三本书

”我掸了掸房间,擦了一下,然后走到沙发前。我不记得我是否擦过沙发。由于这些动作都是无意识的,我无法也觉得不可能去回忆。所以,如果我把尘埃放在上面,却忘了它,也就是说我已经无意识地行动了,那就说明它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看到了就能恢复。如果没人看见,或看见,那就是无意识的;如果很多人不自觉地度过一生,那么这种生活就像是永远不会。”(列夫·托尔斯泰。1897年3月1日,Nikosk村。(

如果我们每天都活着,不是出于自我意识,只是一步一步来,那么这种生活就像是从来没有过一样。惰性把一切都变成了虚无,比如上班路上的一棵树,你每天都经过,却无话可说。

屈原的陈皮

赞美事物,就是看到事物,告诉事物。看到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只看到,而是真正感受到事物的存在。

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咏物诗是屈原的《橘颂》。以下是前十二个句子:

继甲午之后,橙色的弗莱Xi。下令不许动,生于华南Xi。根深蒂固,难以迁移,更是野心勃勃。绿叶是光荣的,但也是可喜的。一旦树枝多刺,圆形的果实就会变得锋利。青黄混杂,文章烂。

全诗三十六句,其余二十四句以抒情为主,表达了他们对橘子秉德无私而坚定不移的品质。这些线条的摘录,描述了柑橘的花和果实的颜色,用简单的术语来说非常可爱。

但是,屈原的本意并不是写陈皮。他的目的是表达自己,也就是“相信事物,表达愿望”。事物只是一个借口,它不是事物而是诗人的内在精神。无论是描写还是抒情,都和事物本身关系不大。《橘颂》上说:“奉命不动,生在华南。所谓“拟人”手法,以今天的常识来判断,也属于诗人的一厢情愿。如果要把“橘生淮南橘,枳生淮北”的特性升级为某种高贵品质,那么这种特性的树是不是只有橘?

《诗经》中几乎每一篇文章都会随着草木鸟兽而繁盛,但歌唱的对象并不是针对这几类事物,事物的作用在于“比较”。事物与人的生活场景融为一体,但在诗歌中尚未获得独立。屈原的诗《橘》虽然是借的,但至少独立于诗《三百》。题《橘颂》,意为唱颂橘子,因此被称为千古咏物始祖。

傅抱石《屈原图》

荀子针

荀子的赋是第一个真正把事物作为事物本身来关注的。《傅》有礼、识、云、蚕、亲五物。每篇短文都是以猜测的形式,从“这里有东西”的第一句开始,到最后一句解开谜团。试摘录“甄宓”作为例子:

“这里有一样东西,生于傅山,在房间大厅里。无知无巧,善治衣。不偷,不偷,穿着全套衣服走路。日以继夜的闭上眼睛,留下来写一篇文章。为了能够跟得上,并且好的平衡。人民之下,皇帝之上。成绩大,无贤。用了就活,不用了就死…老公叫真理。”

Pro是缝衣服的针。因为针是铁做的,铁矿石在山里,所以说是“生在傅山”。整篇文章不到200字,详细描述了针的特点和作用,以及针作为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事物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

就像最后一句说的,“夫为亲之理”,这不仅赋予了针,也赋予了“针理”。这个原理就是针即物的道理,针作为事物存在的理由,也可能包含一些启示。这种赋具有格物致知的性质。

与屈原的《橘颂》相比,荀子的赋中之针具有很大的独立性。虽然事物还是为人而存在的,被赋予了人的情感和意志,但是被观察的视角和距离是很不一样的。屈原坐在橘皮上,荀子站在针旁边。

石涛看到松露在滴水

梁武帝的蜡烛

据惠主编的《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诗》统计,至刘宋时期咏物诗约60首,到齐梁八十多年间,咏物诗盛极一时,现存诗330余首。当时的文人都写物事诗,题材从大自然的动植物、天气到日常生活的各种文章。

比如梅子、兰花、松树、竹子、菊花、梧桐、女萝卜、栀子、玫瑰、萍、柳、肉桂、青苔、荷花、香茅、石榴、甘蔗、荔枝等等;鸾鸟、老马、啄木鸟、蝉、萤火虫、蝴蝶、鹤、鹅、喜鹊、鸥、鱼等动物;天气中的云、夜雪、雨、秋风、苦雨、苦热、霜、露等。;其中有镜桌、圆扇、画屏、香炉、蜡烛、窗帘、胡床、竹片、席子、宝剑、金钗、春幡等。

南朝以前,在“诗言志”的压力下,事物没有独立的地位,不能被视为自身。诗人在事物的幌子下表达自己的抱负。从晋宋山水诗开始,山水、自然的大物开始获得独立的审美价值,不再被迫人格化。到了齐梁时期,日常生活中的微妙事物也因为诗人的注视而奇迹般地发光。

让我们感受一下梁武帝·萧炎看到的蜡烛:

歌唱蜡烛

再续前缘人在大厅里,在桌子上载歌载舞。?以光待我,以参差不齐的照片待我。

一支蜡烛,一盏灯,除了照明,他们还有什么独特的美感?白蜡烛和红蜡烛,荧光灯和台灯,各种明亮的灯,感觉上有什么细微的差别?

古诗写蜡烛,常以蜡泪、鼻烟作比喻。梁武帝没有背诵这些诗,但他对烛光下产生的空感觉进行了写意。

画厅里点着蜡烛,大厅里有再续前缘美女唱歌跳舞。烛光不同于电灯。电灯是静止的,硬的,甚至是死的,但烛光是动的,软的,活的。昏暗的烛光下,如同月光下,美女即使不够漂亮,看起来也很美。

“用光对待我。”这里的“我”指的是蜡烛。人在看蜡烛,蜡烛在看人。“为你照不平”,这句话里的“你”是指谁?好像是一个隐藏的诗人,说,难道你不想吟颂我,等着我的光芒蔓延,让你看到“参差”。盘颜的意思是飘,发光。即使在室内,烛光也随着气流振动,漂浮的灯光一照,物体的距离和深度就被不均匀的明暗反射出来。这时,空不再是单一的静止,而是呈现出复杂多变的感觉。

更引人入胜的是,当烛光蔓延时,墙上物体的巨大影子闪烁不定。烛光、阴影、事物、微风、大厅…这一切都是呼吸,都是活着。

可以进一步说,这些都是梁武帝的智慧。当我们看世界时,就像在烛光下看室内的物体。光影自由出现,动念即风。即使是难以察觉的细微想法也能左右周围的风景。在我们的观察下,世界就像一个点着蜡烛的大厅,在不停地随意变化。

朱耷的瓶菊画

白居易的竹子

自唐代以来,咏物诗就成为了一种诗歌。据统计,全唐诗中关于事物的诗歌有6262首,从初唐到晚唐,数量不断增加。从题材上看,描写对象的诗很少,描写草木、飞鸟、雨露雨露的诗居多。其中,有何的《唱柳》、余石南的《蝉》、罗的《唱鹅》、白居易的《草》、杜甫的《落雁》、李商隐的《落花》等。

我们就拿白居易的《咏竹》唐代作初读:

不要切成五峰管,不要切成鱼竿。成千上万的花和草枯萎后,他们留在雪地里。

魏晋南北朝以来,竹子成为文人墨客最喜爱的咏物对象之一。南朝谢舒的《竹林七贤诗》中说:“窗前的一丛竹子是绿色的,是独一无二的。南方条横北方叶,新笋杂。月色朦胧,风起风落。青想飞不碍,黄口窥。但恨来自风,根生长分开。”

谢舒唱的是窗外生长的一丛竹子。青翠静谧的竹子,树叶的交错,新笋的杂枝,风和月下竹子的姿态,鸟儿如何飞过竹林。仔细的描述让朱聪现在清晰可见。但重点是这首诗里,竹还是竹。

以后,竹子就不是竹子了,至少比竹子还多。竹子因为具有修而不萎,外直内直的特点,被学者们作为君子人格的象征。画竹咏竹的作品很多,但画竹咏竹无非是画家文人自我精神的体现。

白居易很爱竹子。他种植、享用、食用、使用和歌唱竹子。仅“竹”字在他的诗集里就出现了300多次,直接以咏竹为主题的诗歌就有十几首。这首《唱竹》在这里选作代表。

诗词很简单,符合诗人的“老太太能懂”。前两句“不要把它切成凤管,不要把它切成鱼竿”,也就是说,竹子不一定要用来做这些实用的功能,只是长在那里“有用”。有什么用?第一,好看。千花万草凋零后,到了冬天,特别是下雪的时候,青竹青青,雪纷纷落在竹林上。是不是很美?当然好看,但不仅醒目,还能清心,励志,算是一种自尊吧。这一层意思,恐怕老太太不是很好理解。

文同的《朱墨图》

李清照的梅子

孤独的鹅

藤床纸比尔睡觉,说个没完没了,没有好的想法。沈的烟碎玉,炉冷,伴我情如水。笛子吹了三遍,梅心都碎了。多少春情。

小风,疏雨,千行泪。当口交去了娄宇空,伤心欲绝的你会靠在谁身上?一折,在人间,无人能寄。

南宋时,咏物词兴盛于空之前。事物不仅是事物,也是典故中的符号和典故。典故是一把双刃剑,用得越少越好,文字的表现力会更强;当它被多方面使用时,文字就沦为典故,缺乏情感。

词人李清照堪称用典大师,这部咏梅词完美地利用了折梅花的典故。南朝陆凯《赠叶凡》诗曰:“折花送龙头人。江南无物,赐一春。”陆凯折梅花送友的典故,从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很浪漫了。

这个词是,但没有正面的词来形容梅。最后一部电影用“笛声三巷,梅惊,春情几许”这样的话来形容季节流转带来的惆怅。这里的笛子也是对汉乐府名曲《梅花落》的一个典故,不一定是真的有人在吹笛子。在藤床铺满纸的沉闷日子里,梅花预示着春天又来了。可是,眼前全是沙沙作响的土地,不仅独居,就算折成梅子,世界上也没人能送…

在词前澄清几个小序章还是挺有意思的:“人写梅词,一般都是写梅词。如果你试着写一篇文章,你就知道前言并不尴尬。”可以看出,咏梅的词在当时被过度使用,写的人太多,很难有新意。所以,“文笔低俗”。虽然她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她发现自己写完《梅词》后仍然没有幸免。这就是谦虚和真诚。

如今,咏梅的词被南宋姜夔的《暗香》和《书影》广为传颂。有很多好的句子可以挑,比如:“在旧月光下,你跟了我多少次,边梅吹笛子了?”“等一等,你就重拾芬芳,进入了小窗横幅。”但是,耐心的读第一个字给人一个清晰的印象,却很枯燥。难怪王国维先生对这两部名著的评价是很不礼貌的,“格调虽高,无话可说”,即没有切中要害,还拿白石说古人“河上一棵树垂下来”开玩笑。这里的“古人”是指杜甫。文笔这么有型,怎么不说“美”?原因很简单,就是典故太多,表达方式太“割裂”。

赵卿笔下的咏梅虽然没有直接写梅,也用了两个典故,但他没有雾中看花,也没有给人用典的感觉。她诉说着梅是如何潜移默化地引发了她的思乡和孤独。似乎没有字可以写梅,但都是梅反映出来的。

洪仁(清代)《梅花图》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

巴西诗人安德拉德有一首著名的“无厘头诗”,名为《在路中间》。以下是中国诗人胡旭东的译文: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一块石头,一块石头,一块石头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在我脆弱的视网膜生活中,我永远不会忘记路中间有一块石头,一块石头,一块石头

有些译本把题目单独翻译成“一块石头作为一个事件”,使译文突出了诗歌的表达,但原题目的留白和方向感更发人深省。之所以称之为“无厘头诗”,并不是因为诗人刻意胡说八道,而是基于一种深刻的诗学观念,即诗始于语言的终点。那么“废话”就是要废掉那些话。

诗人一遍又一遍地说:“路中间有一块石头。”你看到了吗?今天视网膜被洗劫轰炸,我们还能看到一块石头吗,哪怕是在路中间?在五色失明的年代,我们还能看到事物,歌唱事物的存在吗?人和物之间除了消费关系或者不相关的关系之外,还有其他关系吗?

希望诗歌能恢复我们正常的视觉,重新激活我们对事物的感觉,让石头变成石头。我们不要说“我知道那里有棵树”,而要在上班的路上,实际看到并告诉树。

作者|三本书

编辑|刘亚光

校对|李世会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摄影征集|秋景摄影作品展

摄影征集|秋景摄影作品展

原标题:摄影作品集|秋景摄影展 来源:中国医科大学 秋景摄影作品展览 104郝胜元 高硕,2020年的研究生 ...
帕米尔高原牧民开启美丽新生活

帕米尔高原牧民开启美丽新生活

新华社乌鲁木齐10月21日电(李梦婷)无草可牧,无土可耕,无路可走,无桥可渡。这是新疆阿克托县偏远山区贫困牧民...
网络交易监管办法拟规定:直播带货应提供回看功能

网络交易监管办法拟规定:直播带货应提供回看功能

原标题:网上交易监管办法意在规定直播要提供审查功能 新京报(记者徐文)未来,直播还得提供点评功能;网店不允许通...
第二届“一带一路”侨商侨领交流合作大会开幕 万钢梁振英鹿心社分别致辞 蓝天立作主旨讲话

第二届“一带一路”侨商侨领交流合作大会开幕 万钢梁振英鹿心社分别致辞 蓝天立作主旨讲话

原标题:第二届“一带一路”侨商暨海外华人领袖交流合作大会开幕式万梁刚振英卢新社分别发表主旨演讲 来源:中国广西...
希区柯克经典电影《蝴蝶梦》拍新版,今日奈飞上线

希区柯克经典电影《蝴蝶梦》拍新版,今日奈飞上线

原标题:希区柯克经典电影《蝴蝶梦》新版,今天奈飞上线 10月21日,由莉莉·詹姆斯、艾米·汉莫和克里斯汀·斯科...
返回顶部